揭秘王少堂尘封往事

2021年11月 25日 09:04 | 来源: 扬州晚报-扬州网 | 扬州网官方微博
咪乐|直播|成版人 二是抓好实体经济转型升级。

王少堂纪念馆

王少堂 (沈江江 绘)

编者按

王少堂纪念馆在江都宜陵镇落成。在这里,人们将进一步走近大师,领略一代宗师、乡贤的艺术、人生光彩。

今天,文化+,江都作家徐多庆撰文,透过他当年对王少堂后人及老文化人的采访,钩沉记忆,为我们勾勒出大师王少堂的一个个珍贵的往事“镜头”。

王少堂,祖籍江都区宜陵镇,他出生并成长于扬州市区,一生只做一件事:说书,说扬州评话,说《水浒》。7岁开始学艺,9岁登上书坛,倾其毕生心血,孜孜以求,精益求精,终成著名扬州评话表演艺术家、扬州曲艺界一代宗师。

2018年夏,我在上海大学采访了年届七旬的王少堂之子王慧安,又在扬州见到曾与王少堂有过两年多时间交往的时年93岁的老文化人汤志安,先后听他们俩讲述了一些有关王少堂的往事。现略加整理,并以之献给坐落于江都区宜陵镇的“王少堂纪念馆”。

让人流泪的段子

上世纪50年代中期,王少堂之子王慧安方才七八岁,曾随父在南京虹口书场听夜场书。那天,王少堂说的是《水浒·卢俊义》(俗称“卢十回”)的内容,其中有一段浪子燕青的哭诉——那绘声绘色的表演,将燕青被贾氏虐待、生活惨不忍睹的状况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王慧安说:“那感觉不是在讲故事,简直就是燕青本人在真真切切地哭诉;父亲没什么复杂的手势和动作,单凭语声语调,就让台下的观众听得泪流满面。我虽年幼,也被感染得哭了,而且那天夜里总是睡不着觉,还在为燕青的遭遇难过。”每每回忆这一段,王慧安仍然十分动容。他说,这是他儿时听父亲说书印象最深刻的一次。

谢幕“难”

王少堂晚年说书,在苏南的时间比苏北长。

在苏州说书,一般艺人连续说书顶多一个月左右,王少堂一说就是两个月,而且每天两三场。每场两小时,一般是先说书一小时,休息五分钟后再说半小时,然后稍歇一下,最后再说半小时。

那天晚上,是王少堂连续两个月说书的最后一场,有上百位观众来听书。结束时观众热烈鼓掌,不肯散场,意思是能否再加演一个片段。说书场的惯例是从不加演。但那天特殊,观众太热情太恳切了,而且明天即将离开苏州,何时再来不得而知,于是,王少堂破例加演了十五分钟,然后鞠躬谢幕。

可观众更是狂热鼓掌,长时间起立鼓掌,意思不言自明。王少堂拗不过观众的热情,于是又足足加演了二十分钟,然后再多次鞠躬,终于圆满谢幕了。观众当然报以经久不息的鼓掌以表谢忱。

斑竹拐杖

王少堂一生生活节俭,从不奢华讲排场。

晚年的他,一直用的一根拐杖,斑竹材质,是他当年花五毛钱在苏州虎丘买的。其实,家中还有几根挺豪华挺光鲜的拐杖,都是好友赠送的,可他始终不用,放在家中作留念,爱用自己买的那一根最便宜最朴素的拐杖。

王少堂一生穿的衣服、用的日常用品,有的是从旧货市场买来的。他有一双雨靴胶鞋,下小雨是舍不得穿的,只有下大雨才用。他说,这雨靴价钱比较贵,得细细用。

儿子王慧安上小学二年级时,王少堂为其在裁缝店做了一件大衣,故意加长,所以一直穿到王慧安上初中二年级。后来王慧安的姐姐插队到农村,这件旧大衣又被姐姐穿了三年,上面已累积了许多补丁,可家里仍然舍不得撂掉,又将这大衣改成了保温的饭焐子了。

《“武”十回》

为迎接新中国成立10周年,王少堂拟将他的扬州评话代表作《水浒·武松》(俗称“武”十回)口述油印稿,请扬师院的孙龙父等整理出版。此消息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,也得到了时任领导的高度重视。据说,在一次大会上,领导在讲话中这样表述:“王少堂是扬州的宝贝,他的扬州评话《水浒·武松》出版,是扬州文艺界的一件大事。”

据时年93岁老人汤志安介绍,他那时从瓜洲文化馆调派到扬州曲艺团来,主要有两个任务,一是帮助王少堂招收新学员,二是协助王少堂听整理出来的《“武”十回》稿子。他每天早上在巷口雇一辆三轮车,去接王少堂到文化处,听孙龙父前一天整理的书稿,王少堂点头满意了,这一段就算过关了。就这样,经过半年时间的整理修改,又请扬州国画院的画家宗静风给书稿插图,分精装与简装两个版本出版了。这既可当说书人的底本,又可给普通人阅读的书,在书店一上架,便销售一空。

培育“新苗”

“看戏要看梅兰芳,听书要听王少堂。”王少堂炉火纯青的扬州评话,早已说得名闻遐迩、妇孺皆知了,每到评书节目的时间点,那有线广播的大喇叭下,总会聚集一大群人,在全神贯注地收听王少堂的《武松》《宋江》《石秀》《卢俊义》。

上世纪60年代,王少堂参加全国文代会。那天,与会代表早早站好位置,恭候前来看望接见的党和国家领导人。毛主席边握手边说:“你就是说书的王少堂啊!”那一年,王少堂被推选为曲艺家协会副主席。

从北京回来后,王少堂仍然保持着异常的兴奋与激动,甚至他竟一度扔下了用了多年的拐杖。

王少堂抓紧扩大并发展曲艺团。一是将社会上的评话、清曲等曲艺艺人一个个吸收进来;二是要招收年轻人以传承技艺。

招收新学员,就得有编制,于是他四处奔走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有了名额,立即招人。在城里找不到学员,就到农村去招。在文化干部汤志安积极建议和鼎力配合下,终于在农村招到了19名新学员。这些优秀的曲艺新苗子进团后,每天由王少堂等以“口授心记”的老方法培训,第二天由新学员复述昨日的功课,名曰“还书”;再后来就是分类分小班学习,于是“康三国”“王水浒”“张氏弹词”“王氏清曲”等,均有了传人,这些传人如今都成了了不起的艺术家,为传承发展繁荣扬州的曲艺文化艺术作出了巨大贡献。

自报工资标准

王少堂之子王慧安介绍,父亲平时常常嘱咐儿女们要“做个平平常常的人,不要争名争利”。父亲当然身体力行。据说当时组织上让父亲担任相关职务,父亲坚决不肯,他觉得自己长期搞艺术,不会做领导,还有就是自己的性格脾气直。在王慧安的印象中,父亲“自报工资标准”又是一例。

当年,王少堂转入国家编制,但艺人的工资标准一时难以确定,于是组织上就让他们自己先报个数目以作参考研究。据说,当时苏州评弹的一位名角报的工资标准是360元/月。另一位女演员报的是250元/月,叫王少堂报时,他思考了良久,终于报了个150元/月,理由是:自己岁数大了,演出会越来越少。但这样一来,一些朋友有意见了——“你个名人、大艺术家工资标准报这么低,我们以你为参照,就更低了。”

最终组织上给王少堂的工资标准是250元/月,是按相关身份岗位确定的。这样,王少堂才敢拿这个他认为当时偏高的工资。

四大“法则”

王少堂在跟儿女们交谈中,总结出要成为艺术家的“四大要素”。第一,人品要好。第二,要有先天条件,如:身体好,嗓音好,相貌端正,口齿清晰,表情丰富,语言表现力强,角色能在瞬间转换等。第三,要刻苦训练,艺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,不可能一蹴而就,而是需要一辈子的修炼。第四,要经得住各种诱惑,要一心一意干好这一行,不能三心二意,更不能这山望着那山高。

王少堂是这样说的,更是用一生在孜孜践行。

徐多庆 撰稿

(王少堂纪念馆图片由许峰提供)


责任编辑:煜婕

扬州网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扬州网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相关阅读:

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扬州网”或“扬州日报”、“扬州晚报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

百度